乐鱼最新官网|客户端 >新闻 >国内 >

被拐孩子选择“养父母”,买卖同刑可取吗?

乐鱼最新官网|客户端 国内 2022-01-09 02:39

【文/观察者网周弋博编辑张红日】

自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团圆”行动后,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与《亲爱的》原型孙海洋先后找到了自己被拐多年的孩子郭振与孙卓,亲人团聚抱头痛哭的场面让人唏嘘不已。而孙卓一句“应该不会留到亲生父母那边”,更是将舆论推向了高潮。

除了被深深伤害的生父母,被拐孩子们往往被迫在“亲生血缘”和“养育之恩”之间作出艰难抉择。事实上,各个案件中孩子的选择不尽相同:有的决定和养父母继续生活,有的承诺主动改回姓名跟在生父母身旁,有的仍在两难抉择中徘徊,有的已然将亲生母亲拉黑。但无论怎么选,一场场人伦悲剧终已酿成。

不少网友指出,作为罪魁祸首的人贩子必须严惩,而在实质上属于“买家”的“养父母”也绝不能姑息,对此理应实现“买卖同刑”。一条被点赞超过22万的博文就认为,拐卖儿童的路上,从来不存在什么温情,而是与之相反,铺满了被害人的尸骸。

“为什么被解救的孩子们大多都选择所谓的‘养父母’?”

但也有观点认为,“养父母”毕竟在养育孩子时付出了心血,如无冷落、虐待行为且取得孩子谅解,不必过分追究。

在拐卖案件中,买方与卖方均应承担相应刑事责任,但买方相对更轻。这种差异也和罪责刑相适应”这一刑法的基本原则有关,即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卖”比“买”所造成的社会危害性更大,故而对前者行为的处罚更重。

不过,法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上海博和汉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田宁宁律师对观察者网表示,过去立法时对收买的一方量刑更低,或许是考虑到减轻公安机关解救被拐卖儿童时的障碍。而随着公安机关已将先进技术广泛应用于打击人口贩卖案件,立法可以考虑做出适当调整,加大对收买被拐卖儿童行为惩处力度。更何况,近年来国家已表达了严惩收买被拐卖儿童行为的鲜明导向。

田宁宁指出,对于被拐卖儿童解救后的安置工作,我国已有专门规定,即“依法解救被拐卖儿童,并送还其亲生父母”,总体法律精神为“不允许收买人与被拐卖儿童之间建立法律上的联系”。

孙海洋夫妻与被拐孩子孙卓的见面现场

《亲爱的》原型案侦破背后:另一个被拐孩子提供关键线索

12月6日,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失散多年的儿子孙卓被找到,孙海洋与儿子孙卓DNA比对成功。孩子从山东赶往深圳,双方在当晚认亲团圆,现场让许多人激动流泪。

此前,孙海洋一直在湖南一处县城做包子生意,他的父母都是农民,小时候生活比较清苦。2003年孙卓出生后,为了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孙海洋带着妻儿离开县城,去大城市闯荡。

2007年10月1日,一家三口来到了深圳白石洲生活。10月9日晚,孙海洋结束了一天的生意,有些疲惫,做完作业的孙卓在门外玩耍,孙海洋就在屋内打了个盹儿,等他醒来后,本来在门外的孙卓不见了。此后,孙海洋一直留在深圳寻子,而这一找就是14年。

孙卓被找回也是“团圆”行动的成果之一。2021年1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团圆”行动。截至今年11月30日,公安机关成功侦破拐卖儿童积案290余起,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690余名,累计找回历年失踪被拐儿童8307名,其中失踪被拐人员与亲人分离时间最长达74年。

除了孙卓,被公安机关找回后同一批组织认亲的还有被拐17年的杨小弟和被拐14年的符建涛,其中拐走符建涛和孙卓的系同一人吴某龙。

而且,孙卓的找回也与符建涛的警觉与坚持有关。今年9月,广东警方通过人像对比以及DNA对比后找到了符建涛,随即他被解救回深圳与亲生父母团聚。

对自己被拐有印象的符建涛经常搜索深圳被拐儿童消息,在偶然看到孙卓被拐视频后,他发现嫌犯与其养父的弟弟、“三叔”吴某龙高度相似,就把这一线索提供给了专案组。

10月29日,警方通过比对发现和符建涛同县城一名男孩与深圳被拐儿童孙卓高度相似。经过DNA对比,警方确认其系被拐儿童孙卓。

随后,专案组结合两案案发时间相近、儿童被拐方向一致等情况,认为犯罪嫌疑人吴某龙有拐卖孙卓的重大嫌疑。

最终,经过警方的努力,孙卓被警方寻回,犯罪嫌疑人吴某龙也被抓获。

公安机关披露的信息显示,14年前,吴某龙先是在深圳拐走孙卓,将他送给了已有2个女儿的亲戚国某立夫妇;两个月后,他又在深圳拐走符建涛,将他送给自己已有3个女儿的二哥吴某玉。

警方透露,如今孙卓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院批捕,帮助其藏匿孩子的同犯也正在申请批捕中。此外除正在生病的孙卓养父,孙卓的养母及符某涛的养父母也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案件在进一步办理中。

孙海洋夫妇与儿子相认

声明:文章来自乐鱼最新官网|客户端[www.haoyang6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 京ICP备0207354号-1 | sitemap.xml |

乐鱼最新官网|客户端  版权所有 © 2020-2027